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 的博客

 
 
 

日志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2015-05-04 20:42:0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段话说得好:“如果把西藏看作是一本厚厚的大书,那么拉萨一定是它的封面,山南也正是它的开篇序言。尤其是当你走过山南之后就更会这样觉得。这片地处冈底斯山至念青唐古拉山南部的大片广阔地区,距离拉萨不足200公里,可却是西藏文化和历史的摇篮。”有趣的是:我是先粗粗翻阅了这本书,才回到封面和序言。

当我来到这历史的摇篮面前,在轻轻摇晃之中,联想其他去过的地方,仿佛在进行着历史穿越之旅,感受到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摇出诸多自己的意外感受出来——往生、今世和来生。这些镜像如珠玉般洒在人间,如果可以找到一根线将它们穿到一起,自成一串精美无比的珠链,不需要到拉姆拉措湖顶上去寻寻觅觅了! 

根据《雍布拉康志》、《迪乌宗教源流》等藏文史籍的记载,聂赤赞普出生在西藏波密,因相貌古怪、性格刚烈,被家庭放逐,当他游历到雅砻河谷时,结识了12名代表当地各部落利益的苯教徒(西藏原始宗教),并被推举为王。随后,聂赤赞普将周围小邦收归为属民,划分尊卑,宣扬苯教。从那时开始,藏民族冲破以血缘结成的氏族障碍,开始以地域来划分属民。这是公元前360年前后的事。

 据《西藏王臣记》载:第一代赞普聂赤赞普”下降天梯而步行到赞唐旷四门平原时,被在那里放牧的有才干的雍仲本教徒十二人看见,问他从何而来?他手指着天示意答复,他们了解到他是从天界罚降下来的,也就是说他有资格作藏疆之王,这样他们就用肩头当作他的舆座,把他高高抬起来到市中,由此都称他为聂赤赞普(意为肩座王)”。  雍布拉康二层的壁画上绘的就是这段故事。 

从摇篮看起,突然悟到其实“造神”是人类的通病 ,也是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一种需要。只是按地域划分,又因为目的方式不同,形成的文化过程和内涵不同,由此演绎下来的结果不一样。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有些“神圣”是盲目之下的虔诚带来的。“造神”让族群内部有了凝聚力,族群之间却多了许多排斥力和摩擦力,战争常常因此爆发。不过人类又因为“造神文化”而留下了许多灿烂辉煌的建筑杰作,这些人类智慧的结晶作为世界遗产成为留给后人的文化瑰宝。

到了拉萨,看过布达拉宫算是揭开了书的封面,当我们沿着雅鲁藏布的滚滚江水,顺着喜马拉雅的巍巍群山一路行去,经常能够见到建筑在高高山坡上的各种寺院。这些寺院里的喇嘛用藏传佛教的理念影响着一代代的藏族民众,根深蒂固。藏族同胞引以自豪的众多“第一”都在这片河谷诞生:第一位藏王——聂赤赞普,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第一座佛堂——昌珠寺,第一块农田——索当,第一座寺庙——桑耶寺,第一部经书——《邦贡恰加》,第一部藏戏——《巴嘎布》。诸多第一大多都在这次旅游中看到了。还有自四世以来历代班禅的寓居之所——扎什伦布寺。

看着这些寺庙犹如翻阅西藏文化的开篇序言。我就从第一页雍布拉康寺说起【部分图片是下载或驴友拍摄的,我借来说明问题】: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老陈拍摄】

雍布拉康位于泽当11公里的扎西次日山上。“雍布”意为“母鹿”,因扎西次山形似母鹿而得名,“拉康”意为“神殿”。  雍布拉康就是“母鹿后腿上的宫堡”。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形象的称呼。远望雍布拉康所在的山岗,恰似母鹿往后伸出的一条腿,而城堡就建在这条“腿”的关节处。城堡不大,却瘦削冷峻,易守难攻,蔚为奇观。据说,布达拉宫建造之初就是以雍布拉康为原型分建两端,然后再连接中部而成今天的形貌。

为了防止其他部落的侵犯乃至野牦牛群的冲击,聂赤赞普建造了雍布拉康城堡。这座外表普通、形似碉堡的多层建筑,其构造的精致程度也许无法与布达拉宫等建筑相提并论,但在藏人的心中,雍布拉康却是藏族文明的起源。

山南地区是藏民族历史文化的发祥地,在藏民族传说之中,经观音菩萨点化的猿猴与罗刹女在此结合,繁衍出藏人后代,而由高地农业文明发展壮大的吐蕃王朝就在此兴起,在这里留下了西藏的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  

在这片孕育千年雅砻文化的河谷中,如藏族史书讲述的“经书莫早于邦贡恰加,地方莫早于雅砻,农田莫早于萨日索当,房屋莫早于雍布拉康,国王莫早于聂赤赞普”都是说的这里。雍布拉康正是聂赤赞普在雅砻地方建造的宫殿。雍布拉康传为西藏最早的建筑,最初并非寺院,而是早期雅砻部落首领的宫殿。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下载图片】

旧时西藏地方政权的最大特点就是“政教合一”。政治、权力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渗透在社会生活的每一个环节。而他们的精神统帅之处就是那些沿途数不清的大大小小寺庙。 

雍布拉康传为西藏最早的建筑,最初并非寺院,而是早期雅砻部落首领的宫殿。雍布拉康是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据史书记载始建于公元前二世纪。第五代赞普即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初来西藏时相传文成公主初到西藏的第一个夏天就和松赞干布在此度过。每到夏季都会来这里居住,成了他们的夏宫。以后他们在原来宫殿的两边修建了两层楼的殿堂。殿堂底层为佛殿,二层为法王殿。至此,雍布拉康才由宫殿改作寺庙,将政教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这样的统治方法,是否也算是一种汉藏文化的融合,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应该功不可没。没有详细研究,这种看法也只是观景后的一种推测。

再后来历代都有扩修,逐渐在殿堂西边增建了门厅,南边增建了僧房。五世达赖时在碉楼式建筑上加修了四角攒尖式金顶,并将其改为黄教寺院。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身后就是居住着世代沿袭下来的地地道道的藏民。

盘旋陡峭的马道旁边,一条之字形的台阶已经建好,拾阶而上,沿途不断放眼四周望去,四周雅砻河谷的壮美景致尽收眼底。传说西藏的第一个村庄就在山下,而在山的西北边,能看到紧靠公路有一块梯形的田地,一头竖着一块碑,这就是西藏的第一块农田,当年是赞普亲自耕作的御田。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我们的司机李师傅。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迎面遇上了从马道上下来的骑马人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马道和身后的雍布拉康寺形成了一幅美丽历史画面,大家纷纷举机抢拍这一镜头。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高耸于雅砻河东岸扎西次日山顶上的雍布拉康,高高在上,俯瞰着山南。当你拾阶而上,越显陡峭雄伟。仰望着你即将登临的寺庙,顶礼膜拜的心情油然而生。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雍布拉康主要供奉释迦牟尼佛像。  二楼的回廊里有一幅色彩艳丽的壁画,生动地描述了古时雅砻部落的人们农耕放牧的场景,宫殿内的壁画上也生动地描绘了西藏的第一位国王,第一座建筑,第一块耕地的历史故事。

雍布拉康是一座雕楼式的建筑,分为两部分,前部是一幢多层建筑,后部是一座方形高层碉堡望楼,与前部相连。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经堂中央供奉着释迦牟尼的佛像,尤为引人注目的是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画像。松赞干布塑像的两侧,一边摆放着大臣吞弥桑不扎的塑像,他是藏文的创始者,一边禄东赞的塑像,他是唐蕃联姻的吐蕃使者,他们被认为是松赞干布的左膀右臂。在吞弥桑不扎旁边摆放有吐蕃第二十六代赞普拉妥妥日聂赞的塑像,相传公元5世纪,在拉妥妥日聂赞当政时,雍不拉康上当从空中降下一本经书,正好跌在雍布拉康宫顶,当时无人能识,此时空中传出声音说,再传五代,到了公元7-8世纪就有人能解读此书。所以这本书被很好地保留在雍布拉康。这本曾无人能识的经书,被后人认为是西藏第一本佛经。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和历史融合在一起。

雍不拉康虽然不大,但这里的每一样事物都饱含历史,深藏故事,神秘而有内涵。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雍不拉康后面的山上,山头上众多五彩的经幡随风起舞。

站在扎西次日山脚下,望着这座傲立于山顶的已有2000多年历史的城堡城堡,好像一只骄傲的孤鹰,站在最高处,淡然地看着滚滚前行的历史车轮。岁月的浮沉、历史的久远并未动摇它的稳固,却增添它的神密和不可超越之感。今天你可以造出更加金碧辉煌、豪华无比的宫殿庙宇,但是用再多的黄金再也造不出那份厚重的历史。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看著这座粉饰一新的白塔,体会到:今天这座城堡形的寺庙成了山南“圣藏之根”标志性建筑。那个传说中早已化身为无量光佛的松赞干布和化身为绿度母的文成公主,如今也俨然已经成为西藏民族精神的象征。从山脚登上堡顶,不过数百米,如今看来游客经历的却是一段完整的西藏历史。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主殿堂外面的小院。里面不给拍摄。

 据王毅《西藏文物建文记》记载:“殿内中塑三世佛,北壁为松赞干布、赤松德赞两王像,南侧壁塑文成公主、尺尊公主坐像。在两边塑像之外,北塑吞米桑布扎立像,南塑禄东赞立像。藏桑布扎之侧还塑有文殊像及长寿三尊像,在禄东赞之侧,则有木制神舆。造型极精美,塑法浑厚朴素。如释迦面部宽而短,眼较狭长,两耳偏上,这是西藏早期雕塑手法特点”。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随著Z型的阶梯山路,我们步行上去。当到达雍不拉康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最抢眼的那一排长长的金灿灿的转经筒,然而这里的转经筒却显得有点清静。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大家纷纷拍着共同关注的镜头。我想得到的画面应该不会相同。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站在山头上,望着下面的农田,这里就是藏族的先民们最早开垦出种植五谷的农田,播种下第一粒青稞的地方。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这里有西藏的第一块农田,当年是赞普亲自耕作的御田。但是当这些 历史人物随江水流逝后, 农田依旧在这里,这就是历史。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自聂赤赞普以后,雍布拉康成了历代藏王的王宫,直到第33代赞普松赞干布统一高原,将王都迁往拉萨。不过,松赞干布并未忘了雅砻这块吐蕃的根本之地,还不时回来居住,自那时起,雍布拉康也就成了藏王的夏宫。而雍布拉康与宗教的结缘始于第28代赞普拉妥妥日聂赞时期。当时有印度高僧来到雅砻,将《六字真言》、《诸佛菩萨名称经》等经书以及黄金宝塔、牟陀罗手印等宝物献给赞普。据说,赞普虽然并不知晓这些物件的意义,但还是奉为神物,供奉在宫内。

 由此,雍布拉康见证了佛教传入西藏的开端。尽管由于当时苯教在吐蕃势力太盛,佛教入藏之初受到压制,但及至五世之后,松赞干布即位即开始扶持佛教的发展。我想那第一本经书的传说故事应该是为以后佛教的广泛 传播埋下的精彩伏笔。日后该宫殿因为藏有西藏最早的经书而成为佛教圣地,随着公元九世纪后吐蕃王朝的解体,此地更彻底演变为一佛殿,成为许多高僧大德修行之地。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下得山来,遇见路边坐著的这一位藏族老人。你若不给钱照她,老人便捂住脸不让你拍照。给两元以上的钱,便愿意和你合照。 

据说佛家说“前世今生,因果轮回”,这种观念在藏域更加明显,信奉“因果报应”的藏民们是用一分坚守和纯朴来守候他们心底的净土的,而这分净土也正是他们可以安贫乐道却独享宁静的精神根源。纯洁是因为与世隔绝的未经污染。

曾经有人提问:面对今天的信息时代,新一代的藏族儿童会变成什么样?不过旅途当中所见,用今天急功近利编织出来的商品经济的抹布,即便浸着圣洁的雪山之水,也是抹不去那随著金钱下落的尘埃的。

与其“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还是“从来无此物,何处惹尘埃?”好!正因为无法逃避的现实,方显得启蒙和教育的重要。这是五体投地和转经筒解决不了的问题!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下得雍布拉康寺,前行不远便来到了雅鲁藏布的最宽处。西藏的文化和他的山川一样变换奇妙,心情心境眼界也随之变换......

西藏行散记(4)泽当雍布拉康寺——N - N - N 的博客

 这是在雅鲁藏布最宽处观景台上的合影。我们也从历史回到现实中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