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 的博客

 
 
 

日志

 
 

【转载】八卦续篇 朱婆婆  

2016-10-15 21:48:56|  分类: 寰球一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群快乐老东西《八卦续篇 朱婆婆》
         欧洲旅游常听主菜“宫保鸡丁”的笑谈,也就是说,旅游者往往是围绕着宫殿、城堡、基督教堂和市政厅建筑转。教堂往往是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不过对于我们多数旅游者来说,除了称赞壮观之外,很难了解它们的差异所在。实际上欧洲基督教有三大分支,包括了我们国内常说的天主教,而国内所说的基督教是特指宗教改革后出现的新教(不过真正的新教徒可能会说,我们才是正宗,而天主教是四世纪罗马帝国确立国教后才出现的,因为那之后才有教皇);基督教另一个分支即俄罗斯等地信奉的,我们称之为东正教。它的教堂往往有洋葱头,特征比较明显,但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的教堂就不太好辩认了。至于基督教各分支内又有很多派别,那就更加复杂了。其实每个宗教在发展过程中都会因传承者的分化而产生不同的分支教派,不过似乎只有佛教的不同教派能够相安无事,欧洲历史上的很多战争都和基督教的不同分支之争有关。

   由于从小受到无神论教育,根深蒂固,很难想象人们因为信仰宗教不同而流血打仗。看了一点历史之后,体会到宗教演化发展非常复杂,除了对教义的理解差异之外,确实夹杂了政治、经济、社会诸多因素在其中。

   很早就听说过英国的宗教状况在欧洲比较特殊,它属于新教,但存在国教会,有主教(苏格兰是长老会),很多仪规习俗介于天主教与欧洲其他国家的新教之间,但不明就里。直到最近看英国历史故事时才发现太多的事情和宗教纠缠在一起,而它的国教会状况也是很多因素造就的。因此我接受了耶鲁历史学教授Keith E. Wrightson的说法:“历史是一个过程,变化是问题的核心,但是变化是非常凌乱的,经常含义模糊不清,故事关联错综复杂。带有主观意识看历史的学者,觉得历史有很多不可避免,其实通常的情况是对突发的偶然性作出临时应对,因此结局无法预见,也不会一步到位。”

   要想把这个话题说得清楚一点,就不得不从头说起——很久很久以前——看电视剧《权力的游戏(冰与火之歌)》,能体会中古时代人们信仰中的多样性,那里人们常说,以新神旧神的名义发誓。其中新神又称七神包括天父圣母战士少女铁匠老妪陌客,而旧神没弄清是树神或者是万物之神,此外还有光之神、淹神、千面之神,等等,这虽然可能是杜撰的,但是符合欧洲早期居民信奉多神的传统,也许是因为很多超出人力的自然现象无法解释,形成崇拜。

  基督教是希伯来人耶稣(他的门徒把他的出生年份定为公元元年,但据说存在计算错误,按照那个纪元法似乎他应该是出生于公元前六年,离世于公元23年)在罗马帝国统治下的耶路撒冷创立的,他由于不满犹太教的僵化与偏狭,向信徒发表博爱与和平的新教义,被出卖而钉死在十字架上——按照基督教教义,耶稣的心意是为了要赎世人的罪,甘愿地流出自己的血。依据他门徒们的见证,作为天父之子的耶稣死后第三天从石窟坟墓中复活升天。他的门徒们因此聚集起来宣扬耶稣的教训,并宣告他是复活得胜死亡的主,信徒们组成彼此相爱、奉基督之名敬拜上帝的团体,就是基督教会。

  早期的基督教会在罗马帝国受到压制迫害不能公开活动,主要原因包括基督徒否定其他神的存在,引发多神教信徒不满;知识分子认为基督教义危及共和精神;秘密结社有引发社会不安的疑虑;以及基督徒专心于宗教事务,拒绝承担兵役等公民义务等等。不过经过几百年,帝国无法抑制基督教的成长壮大。终于在公元313年,君士坦丁一世颁布《米兰敕令》,宣布基督教合法,此后狄奥多西一世时更压制其他教派,使基督教于公元380年成为罗马帝国国教,并正式确定《新约》版本,从而形成基督教基本经典《圣经》,以《旧约全书》(与犹太教经典相同)和《新约全书》两大部分构成的。(以上及以下的资料如无特别说明,都来自百度搜索)

   基督教成为国教后,教会成为罗马帝国的一个部门或机构,主教由皇帝任免。当时有五大教区,除罗马和君士坦丁堡之外,还有安提阿(Antioch)、耶路撒冷(Jerusalem)、亚历山大。后三个在伊斯兰教兴起后被征服,而罗马和君士坦丁堡在罗马帝国分为东西两部分之后,经过复杂的演变最终在一千年左右分别成为天主教和东正教的中心。这里面的故事实在太长,只好舍去不说了。

   我国称作“教皇”的人(有些地方译称“教宗”),其实最初是罗马教区的主教,由罗马帝国皇帝任免。西罗马帝国衰亡后,罗马被西欧之多民族争来夺去,教权和王权的斗争也反复进行。八世纪末法兰克国王丕平为感谢罗马教皇支持其夺取王位,在罗马以西划出一块地赠与教皇,成立教皇国(其大小范围以后也多次变化)。十世纪末, 东法兰克王国国王奥托一世在罗马被教宗约翰十二世加冕称帝(后称为神圣罗马帝国,德国历史上称其为第一帝国,)成为罗马的监护人和罗马天主教世界的最高统治者,直到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被拿破仑一世推翻,宣告解体。在这近千年间,帝权和教权之间的关系依然复杂多变。但是罗马教廷的势力巨大确是中世纪的主要特征。各地诸侯加冕或继承均由教会主持;教会曾拥有帝国近三分之一的土地,各地诸侯被要求承担沉重的教会税负,(据说当时教会按照收入的10%征收什一税);由于当时的圣经使用希伯来文和拉丁文,必须经由神职人员解释给信众;当时的学校主要是培养神职人员,连很多贵族都不能阅读和书写。教会的专权和腐败,逐渐积累了人们对教会的不满,酝酿了宗教改革。

   一般认为宗教改革运动以1517年马丁·路德在德国提出《九十五条论纲》作为开端,而事件的触发点是教会售卖“赎罪券”(天主教当时的理论认为在天堂和地狱之外还有一个炼狱,活着的人们可以用钱替亡灵赎罪,使其离开炼狱升天堂,濒死的人也可以立遗嘱捐赠财物给教会做弥撒为自己赎罪)。对于宗教教义的讨论显然超出我的能力,以下根据一些粗浅的解释来说明新教(又称更正教)的不同。马丁·路德的主要理论可以简化为“因信称义”和“信徒皆祭司”:信仰即可得救,人人可以与上帝直接沟通,依据就是圣经。因此否定教皇和神职人员的作用,否定赎罪券等教会敛财行为。除了马丁·路德之外,还有一些更激进的改革派,例如瑞士的加尔文主张“先定论”,即人得救与否完全是神所预定的,否定弥撒等繁琐圣礼的救赎作用。加尔文的教义受到许多工商业者欢迎,其中以长老会发展又多又快。长老制是共和式的,由议会选举产生,独立行使教会司法权;规定市议会负责世俗事务,教会负责宗教信仰和道德生活,实际两者结为一体,加尔文实际成为这一政教合一流派的领袖。

   长期以来,主流历史学者都是肯定宗教改革的进步性的,不过近年来也有一些学者对宗教改革中对传统文化的破坏感到惋惜,因为天主教有圣母玛利亚和圣徒崇拜,教堂建筑和装饰奢华,而改革派以建廉洁教会为宗旨,强调以圣经为信仰依据,否定偶像崇拜,所以在改革过程中旧教堂雕塑、壁画、彩绘玻璃的破坏比比皆是,而当时由于大部分民众不识字,需要这些视觉形象做教材。很多人崇拜圣人,他们向圣人祭拜,捐赠,希望得到帮助,很多地方有受信徒供奉的圣树圣井圣物,其实很可能是基督教在替代古代多神教过程中的融合和变通。

   以上所说的一切都是英国宗教改革的环境背景。说起来,英国的宗教改革确实发生有很多偶然因素。这部分八卦故事是从耶鲁大学那位历史学教授处听来的。

   英王亨利八世(1509-1547年)原本是依从罗马教廷的,还写过书批判改革派。当时英格兰无论教会、民间和知识分子中,都有批判旧教会的声音,也有人试图把圣经翻译成英文,并把德国和瑞士的改革派理论传抄到英国,但不少人因此受到清查,更有人受到火刑。但是一个偶然事件改变了历史。

   1527年,英王亨利八世决定与其原配王后凯瑟琳离婚,因为他们一直没有男嗣,只有一个女儿,而王后已经过了四十岁,英王需要一名男性继承人,确保身后王国稳定。本来教皇很愿意合作,但是教皇处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凯瑟琳的侄子)的压力之下,最终撤销了离婚授权。亨利恼怒之下通过议会激起对教廷宗教特权的种种不满,被教廷判宗教尊信罪,1530年教皇强令英王赴罗马出庭,英王则强调英国教会历来独立行使教省权力,声明自己拥有独立处置内部事务的王权,拒不接受。英王与教廷的冲突升级。1532年底英王的情妇安·波林怀孕,巧逢坎特伯雷大主教去世,英王任命了倾向新教的剑桥教授克兰麦为新主教,1533年1月与安秘密结婚。并推动上议院通过《上诉禁止法案》,宣布英格兰为王权国家,辖内司法判决不许上诉(罗马教廷)。在此基础上,5月克兰麦开庭宣布亨利与阿拉贡的凯瑟琳婚姻无效。而教皇则回应将亨利逐出教会。

   1534年,国会通过继承法案,宣布英王的离婚结婚合法,重新确定王位继承顺序,并要求政府高官宣誓接受。国会还通过《至尊法案》,宣布亨利八世为英格兰国教会至高无上的统领,彻底否定了罗马教会的权威。

   在1534-1535年间拒绝这两个法案的很多人被处死,包括一些对英王忠心耿耿并对罗马教廷原先有所批评的主教、大法官等。

    由此可见,亨利当时和罗马教廷的决裂并非信仰改革产生的,但是让英格兰国内支持新教的人有了支点。英王顾问中支持新教的人们(如大主教克兰麦)谨慎地影响国王向改革迈进,他们推动国王颁布了十大信条和关于限制教会盲目崇拜的法令。1536年,通过清查地方教会盲目崇拜行为,解散了所有年入低于200镑的小修道院,其拥有的土地财产收归国王。此举引起北部叛乱,但被国王派兵镇压。1537年在威逼利诱之下,所有的较大修道院也将权力上交国王,至此英格兰境内所有修道院都关闭了。(说一闲话,《唐顿庄园》的英文片名是Towndon  Abbey,有人猜测就是反映了一种现实,即宗教改革后很多修道院被卖给贵族,但是庄园还是习惯性地沿用原来的名字。)

   1538年英文版的圣经正式出版了。英格兰的新教支持者似乎正在顺利推动教会信条教令向新教方向前进。这时,王室又发生了一些变故。

   1533年9月安王后产出的还是女孩——伊丽莎白公主,王后为了生儿子非常焦虑,经过多次流产,甚至与别人私通意图得到儿子,始终不成功,最终败露,1536年被处死。亨利八世又娶了第三任王后珍· 西摩,并于1537年生爱德华王子,可惜王后难产而死。

   这时,英王已经如愿得了男嗣,保守的顾问们希望和罗马教廷和解的机会来了。一位英王倚重的推崇新教的顾问也名克伦威尔,因为在安排英王第四次婚姻时犯错导致婚约解除,克伦威尔也被以鼓励异端邪说罪逮捕处死。亨利随后娶了保守的霍华德公爵的侄女为王后,他又开始向保守派倾斜。可惜好景不长,年轻的第五任王后又被发现与人通奸而于1542年处死。第六任王后虽然是支持改革的,但此时,英国向新教方向的改革已经停止,但教区的情况已经大不同前,大幅削减对圣坛圣人圣物的膜拜,炼狱弥撒仪式取消,修道院消失,英文神学书籍出版,布道更多地依据圣经。也就是说,信仰改革逐渐渗透到民间。

   变化还在不断发生。

   1547年亨利驾崩。九岁半的爱德华六世即位,他的赞成新教的舅舅西摩摄政。西摩说服议会废止异教法,不再迫害新教徒;颁布改革教令,清除教堂的宗教壁画;他广泛宣传路德派教义,镇压宗教公会和兄弟会,将其财产归王。在他的支持下,大主教发布新的祷告书和相应法案,其中至少有一半教义属于新教。英格兰西部因此发生叛乱,遭到血腥镇压,4000名反叛者战死或被处死。1552年新王爱德华六世公开支持新教,颁布《一致法案》(即所有人都要信奉新教),但不久即死于肺结核。

   经过一段小小的混乱,亨利八世第一位王后的女儿玛丽于1553年即位,她的出身和经历都决定了她的天主教倾向,不久即说服国会废止爱德华王推出的《一致法案》。1554年玛丽女王与天主教的西班牙王子腓力(后成为西班牙国王)结婚。国会勉强接受,肯特郡出现一次叛乱试图阻止这次婚姻但失败。英格兰恢复了教皇管辖,流亡意大利的红衣主教回国任坎特伯雷大主教,天主教在英格兰完全回归,异教法案被重申,很多新教人士被处死或流亡海外,牛津、剑桥均被“净化”,超过300人被当街烧死,包括前大主教克兰麦,更多的是普通人。此举将旧宗教和空前规模的迫害联系在一起,给英格兰留下不可磨灭的影响。

  幸亏玛丽女王1558年晏驾,否则英格兰很可能就是天主教国家了。

  1558年11月,25岁的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登上王位。她聪慧过人,受过良好教育,长期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声,经受谨慎、隐瞒甚至欺骗的生活熏陶,这些都深刻影响她的执政风格。更由于她活了70年,给英国历史留下极为重要的遗产。

   她倾向改革,但不是教义上完全的新教徒,宗教和解是她即位第一重要的事情,她采取了很多有智慧的行动,试图弥合宗教信仰四分五裂的国家,保持对外一致和内部安稳。例如,她颁布关于崇拜的法令,反对盲目崇拜,但允许保留被新教破坏的教堂中残存的圣像,保留圣餐桌位置但不作祭坛,圣餐可以沿用原来的无酵面饼,但仅保留纪念的含义,保留神职人员的教袍和主教称谓等等许多让步性措施。

   女王的和解政策受到两方激进派的反对,但他们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都在忍耐,等待有利于自己的时机到来。

   天主教徒方面曾经企图支持信奉天主教的玛丽·斯图亚特的英格兰王位主张,她是被废黜出逃英格兰的苏格兰女王,伊丽莎白女王的表亲,教皇也曾出面支持,但在玛丽女王被软禁多年后,受到欧洲三十年宗教战争的压力,还是被伊丽莎白一世下决心处死,同时女王宣战西班牙,表明了反天主教的强硬立场。

  而新教方面,他们在民间、在讲堂、在议会论述英格兰改革的不彻底,挑战宗教和解。女王亲自干预,将议会中反复提出新教提案的议员关进伦敦塔以儆效尤。

  随着新教领袖相继去世,在和解政策中长大的人们逐渐接受了英格兰宗教状况,具有新教认同感,但不激进。同时也许是岛国危机感,因为天主教和外权联系在一起,反天主教几乎成了英格兰民族多数人的决心,这一点影响着以后的英格兰局势变化。

 

   1603年,终生未婚的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晏驾,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国王被确认拥有继承权,成为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国王。在詹姆斯一世的二十多年统治中基本上延续了伊丽莎白一世的宗教策略,国内大体上保持稳定。但是教会内外涌动着两股力量。

   其中之一是狂热的新教信徒,他们被对手轻蔑地称为“清教徒(puritan)”。在从议会无法实现改革目标之后,他们转向民间,通过传福音的方式试图开化民众,虽然大众宗教的仪式性和盲目性,民众对教义的无知经常让他们沮丧,不过有些地区的新教影响力在政府官员的协助下有了显著的进展,有些地方则存在比较严重的冲突。

   另一股力量则存在于上层,有部分知识分子和神职人员形成一个名为阿民念的宗教派别,阿民念派否定加尔文派的预定论,主张通过信奉、感恩和赎罪来接近上帝,在教义、制度结构和仪式方面相对更为传统,让新教分子感觉倒退。这个原本属于神学辩论的思想受到当时的查理王子(后来的查理一世国王)喜欢,他认为这种思想有助于王权统治。在他统治时期,通过任命枢密院大臣、主教等方式控制教会和法庭;通过更换牛津、剑桥校长,禁止讲授加尔文主张;通过收紧印刷出版批准权控制舆论;通过清理清教徒,造成大批新教信徒被迫流落美洲;通过对地方教会宗教仪式的视察,惩罚不执行指令的神职人员等等。这些做法引起国会议员们的极大焦虑,认为他为恢复教皇制打开大门。此时,欧洲三十年宗教战争正处于天主教占上风的阶段,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查理一世国王的鲁莽举措以及他对民意焦虑的不敏感造成英格兰最终“迈向内战之路”,并将自己送上了断头台。

   又经过几十年的动荡,英国才逐渐进入相对稳定的君主立宪制度中,宗教状态也基本稳定下来。下次再仔细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